快捷搜索:

确实给了陆逊不小的权利他可以全权处理长安的

  之后马超和郭嘉两人又聊了一下需要注意的东西,哪怕这个时候崔安才刚离开大营去长安,但是如此也并不妨碍他们两人的讨论。;g.cc]至于说别人,马超确实不认为在江陵的还有谁能和自己还有郭嘉讨论这个,实在是剩下的那几个都是武将,带兵打仗可以,但是一说到这个出谋划策,可真就是不行了。不管是马岱、甘宁,还是胡轸,甚至已经离开的崔安,都不行。
 
    两人也说得差不多了,郭嘉便告辞了,对他来说,这自己主公和自己所说这个,自己认为成功的可能性不小。就看崔安到底能不能那人给请来了,要说那人自己也不是没听说过,如果真请来的话,那么只要能进江陵,霍峻真就危矣了。不是郭嘉小看江陵那边儿的人,实在是崔安要去找的人,不弱,在游侠之中,也是有名有姓,有那么一号的存在。不过他也清楚,
 
    别看对方就是个游侠,可未必就能买自己主公的账,毕竟自己主公和对方也没什么交集,对其人没什么恩惠,不过崔安倒是个突破口,毕竟他师父和对方的师父交情不错,而且还欠
 
   
 
    着崔安师父的人情,对方要还的话,未必就不会帮己方做这么一件事儿,不过最后到底会如何,那么就看其人能不能来了。第一,最好崔安能找到人,第二,自然就是把其人给请到江陵,郭嘉认为,只要对方能来,那么这事儿基本上就成了。毕竟从传言来看,以那人的性格来说,他只要能来。就绝对是有所意动,最后的结果应该是好的。如果说他不给己方做
 
    事儿的话,他大可不会去答应崔安,和他一起来江陵。不过这个前提。便是崔安能见到他,那人他可不是常住长安,所以……崔安是快马加鞭,赶往长安,对他来说。自然是轻车熟路,可以说马超都没他熟悉大汉的路,哪怕他曾经也和自己老师阎忠走了不少地方。但是和崔安相比的话,还差着一块儿呢,毕竟崔安在外闯荡都多少年了,而马超才多少人,所以以游历
 
    天下的年头来说,马超虽说不算短,可那也得看和谁去比。如果和一般般的人相比的话,他那自然是时间很长。而且也还算精彩,并且认识多少人物,还让多少人加入了他凉州军。
 
   
 
    但是真和崔安一比,他这个就差一块了,不是说崔安认识的人就一定多过马超,主要是其人武艺高超,并且确实是在天下游历的时日更久,所以马超在这上面,还真是比不上崔安。[]
 
    就说马超才认识几个游侠,可崔安却认识不少。别管关系如何,至少崔安知道这方面的东西,肯定比马超多就是了。这一日,他终于是策马来到了长安。结果被守城的士卒发现后,赶紧去禀报给了陆逊。毕竟崔安,能有几个在长安的士卒不认得的,所以看到他之后,虽说都很疑惑,可却都没敢怠慢。是撒腿就给陆逊报信去了。毕竟崔安做什么来了,谁也不知道
 
    ,虽然他没带着人马什么的,但是这大爷一个人,就足以让长安城的士卒了不少东西。有人绝对他是主公所派,也有人觉得是崔安受伤了回来养伤,或者有病了,回来休养……反正是什么的都有,甚至还有人认为崔安是回来成亲来的,不过他连个女人都没有,和谁成亲呢?此时在府中的陆逊听到了士卒的禀报,他眼眉微挑,心说崔福达回来了?真是怪事儿,
 
    就说崔安那个性格,陆逊多少是知道些的,如果说真没有什么事儿的话,他崔安是绝对不
 
   
 
    会离开战场的,哪怕己方是日日都去攻城,没他什么事儿,他都不会轻易离开。毕竟是谁也不清楚,到底什么时候江陵城可能就被己方攻破了。所以真要是到了那个时候,崔安却没在的话,他以后知道了,肯定是要发疯发狂的。所以陆逊还能不清楚,崔安回到长安,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,那便是自己主公命令他回来的。所以如此来说,他是不,都得回。
 
    陆逊没敢怠慢,直接是出了府邸,他倒不是非要出城去迎接崔安一下,说起来没有必要。虽说崔安的身份确实是不一般,因为其人不是简单的最好的元老,更是自己主公启蒙恩师的唯一子嗣,而且还是主公的至交好友,不是亲兄弟,可绝对比亲兄弟还亲。所以就看这几个身份,崔安他就算是什么本事都没有,他在凉州军也绝对是举足轻重的一个。可更何况人家
 
    可不是没有本事,实在是武艺高超,以当世来说,绝对是数一数二的,这连陆逊都知道。可不是吗,吕布身死之后,天下第一,基本上公认的就是他崔安崔福达了,这个可不是凉州
 
   
 
    军自己在那儿吹嘘出来的,而是绝大多数的人公认的。此时陆逊已经出了府邸,他也没叫其他人,他认为没必要,自己一个人去就行了。至于说其他人会不会有意见,他知道,绝对没有。至少陆逊清楚,崔安虽说人缘还不错,可说到家,其人终究是让人比较畏惧的,其他军不说。,就说己方的士卒了,不知道多少人都怕他。而且就连己方的将领,也不是所有人
 
    都不怕他,关系是关系,但是要说真不怕他的,那绝对不是所有人就是了。此时崔安已经进了长安城。还没走多远呢,陆逊就已经到了。崔安一看陆逊,他还记起了自己主公在自己临行前嘱咐的几句话,马超是这么说的。说福达你在长安,谁都不见都无所谓,没有关系,但是陆逊陆伯言,多少你要去见一下。有什么事儿,更是可以找他解决。实际上马超是有这
 
    个意思不错,但是说实话,马超的本意,其实就是怕崔安在长安惹事儿,这事儿又不是没发生过。如果说自己在的话,一切都没问题,都好说,可自己不在长安,那出什么事儿。可
 
   
 
    就不一定了,也不好说。因此,马超那意思,你崔安去见见陆逊,他知道崔安也许不明白自己的真是用意,但是陆逊是个明白人,他一定明白自己的意思。而且崔安他绝对属于危险人物,尤其还是自己不在长安的时候,就只有他一人,陆逊知道的话。肯定会多关注一下的。
 
    毕竟崔安是个什么性格,陆逊早就领教过,也知道。知道自己主公在,崔安能收敛很多。而且如今都过四十的人了,确实,可以说其人已经收敛不少了,不像以前那么能惹事儿。但是前提是你真别惹到他,要不然的话,他才不管你是谁。就算是天王老子,崔安也一点儿没怕过。这世上能让崔安收敛的人,绝对是两个巴掌数得过来,多说就那么七八个吧,所以……
 
    崔安看到陆逊,还没等他说什么呢,陆逊便笑道,“这不是崔将军吗,怎么崔将军今日回到长安,是主公有什么吩咐?”陆逊这只能是这么问,他总不好去说,你崔福达来这儿干什么的,显然陆逊不会这么去问。要说,只能是自己主公给崔安派到长安的,要不然,就看这位大爷,没自己主公军令,谁敢让他一个人回来?就是自己主公,陆逊认为他也不是没过
 
   
 
    崔安要真是惹事儿的话,怎么办?所以自己要是不出面的话,肯定不好,尽管自己已经知道他崔福达到了长安。崔安一听,龇牙一笑,“伯言先生,主公有事儿让俺过来,还说要见见先生!”陆逊一听,心说主公果然是有所顾虑,他自然是知道马超的用意所在,不过他肯定不好去和崔安说什么。不过他还是说道:“既如此,如果崔将军不急的话,不如到府中一
 
    叙,如何?”陆逊肯定是要在第一时间知道崔安的来意,他虽说不知道崔安到底是来做什么的,可他明白,必然是自己主公需要他到长安办什么事儿,这事儿还就崔安能做,要不然谁都能干的话,自己主公是绝对不会让这位爷来的。而崔安此时一听陆逊的话,他心说也是,也许可以让陆逊派人去打听一下,这样儿总比自己的力量大啊。虽说崔安也长安也不是不认
 
    识人,可和留守在长安的陆逊,他还是没法比的。至少崔安不能从长安调兵,但是陆逊却可以。马超临离开的时候,确实给了陆逊不小的权利,他可以全权处理长安的一切事务。不
 
   
 
    管是军还是政。崔安此时点头说道:“好,走了!”陆逊一笑,心说崔安都四十多的人了,却还是那个性格,你说他什么都不懂吧,肯定不是那样儿。不过确实,哪怕有所改变不假,可大脑终究还是比一般人反应要慢,要不然还不至于此。而此时,两人已经到了府中,陆逊
 
    自然是崔安到了会客厅,他还有不少的话要问呢。崔安毕竟是江陵战事的亲历者,所以哪怕
 
    他大脑在很多事儿上反应要迟钝,可却绝对能讲出来自己所不知道的东西。崔安坐下后,陆逊虽说不着急,而崔安也没觉得太急,不过陆逊还是先开口问道:“不知主公让崔将军回长安,是所为何来?”陆逊第一句自然是问了这个,因为其他的都没有这个重要。如果说之前的战事,那没有陆逊不清楚,不过就是细节,他不是那么了解,至少没崔安知道的多。
 
    但是如今崔安都回长安了,他自然不怕自己不知道那些,不过如今重中之重,就是问清楚崔安的来意。陆逊其他的可能还猜不到,可却绝对清楚,崔安来长安,绝对是有重要的事儿,
 
   
 
    并且还不小。只是自己主公没派人书信给自己,这个绝对不是说此事不重要,估计不是自己主公认为没有必要,就是来不及写那些了。而崔安他见到自己之后,所表现出来的,自然就是自己主公的授意,这个陆逊自然是看得出来。崔安此时一听,这和文人说话是费劲,你就直接问,你来干什么来了就得了,还废这么多话。崔安觉得这还是自己说话简单,和别人
 
    说话费劲。但是他也知道,这话说出来不好,所以也没言语什么,直接说道:“主公让俺……”他是很简洁地就说主公要请刺客,自己事来找人的。陆逊一听,确实还愣了一下,他可没到,自己主公如今没办法,都得用这种偏门的手段了。由此可以看出来,这江陵城到底给自己主公给己方逼成什么样儿了。要不然的话,自己主公会这样儿?凭陆逊所知道的来看,他可清楚,自己主公好像真是第一次做这事儿。**
 
 
第八二七章 马超出招灭守将(四)
 
    这以前自己主公可真没这么做过啊,如今确实是第一次。qiushu.cc [天火大道小说]哪怕陆逊他确实是刚加入凉州军没有太久的时间,但是他确实也知道,自己主公以前可从来没做过这样儿的事儿,还派人去刺杀敌军的守城将领?就是对付曹操孙策刘备他们,也没这样儿过啊,所以这可是破天荒了。
 
    不过可以说陆逊还是比较能理解马超的,毕竟如果真有其他的办法,他也知道自己主公绝对不会如此。比如说他霍峻能投靠己方,那么但凡有那么一点儿机会,自己主公估计都不会这么要痛下杀手。毕竟霍峻其人,那可是个人才啊,谁不知道,曹操孙策他们,没有一个不知道的。都要其人为他们一方所用,可显然,这事儿不可能了,那霍峻要死忠刘备了。
 
    或者说,他不会再易主,如果是自己的话,自己也是如此法,毕竟这很多原因,就造成了霍峻他不会再改换门庭,这陆逊对此,看得还是很清楚的。他霍峻要真不是这样儿,那才是奇了怪了,真要像吕奉先那样儿,让天下人唾骂?显然,那绝对不是他霍仲邈所为,必然。
 
    -----------≮∧------
 
    所以此时自己主公能出这么个主意,就足以说明问题,他看透了,看开了,再也没有什么奢求奢望了,至少可以说自己主公对他霍仲邈真是已经再也不抱什么幻了。而估计他霍峻都要和江陵共存亡。那么自己主公自然是成全他最好,如此成人之美。也真是无奈。
 
   
 
    也不让别人得到,这便是贾诩从来都没有改变的法。毕竟你得不到的人才。被敌军得到了,那就让敌军强大了。而这样儿的事儿,绝对不是贾诩那个性格能做得出来的。(wwW.80txt.com 无弹窗广告)所以自己主公没问过贾诩江陵城的战事。要不然的话,他估计早就能给自己主公出这么个除根的主意。
 
    毕竟其人那个性格,还有他那行事风,陆逊多少是知道些的,所以今日这么一听崔安所讲,他就联到了贾诩那老狐狸。真要是他出主意的话,基本上就是这样儿,脱离不了这个意思就是了。陆逊就敢肯定,贾诩的主意,绝对是要给霍峻灭了。他这人不出手则已,只要
 
    出手,就绝对是直指要害,最为关键的地方。所以在刚听崔安讲的时候,陆逊差点儿以为是贾诩给自己主公谏言的。结果之后崔安也没说这个,陆逊就知道,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儿。
 
    其实他也到了,贾诩他这个人,自己主公不问计于他,他基本上是绝对不会主公给自己主公给己方出什么主意的。你看你交给他什么任务,他肯定是好好去完成,但是自己主公不
 
   
 
    问他的东西,他是绝对不会说。所以陆逊还不知道吗,贾诩这种道家明哲保身的态度,才是他最为根本的。不少人都认为贾诩这人是个毒士,这个没错,可贾诩最为离开的,是算计人心,要是这么说,倒也不是不可以,但是其人还是,那个自保的本事,更是非常厉害。至少陆逊有感觉,平日,贾诩其人在凉州,看不到人影儿,不过说实话,同在凉州军效力,可
 
    是贾诩这人的存在感,确实是不强。至少总也看不见,你就记不得己方还有这么个人了。要说其人本事那么强,会让你忘了吗?肯定不是,但确实,你很少能起对方来,这不得不说,绝对是贾诩的高明之处的。你说一个人你有时候都把他给忘到脑后去了,你还能把他如
 
    何?所以陆逊他自然是明白这些,之后崔安说道:“先生,主公让俺和你联系,这找……最
 
    后也得靠先生出力!”崔安不傻,至少他很清楚,凭借自己去找人,和陆逊去找,分明就是两种情况。自己不用他去请人,毕竟只有自己和那人相熟。但只要他把那人如今的踪迹告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