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这近了肯定不行知道的是明白你带着残兵退过来

 
    己自然有自己的选择。很多人也看好兖州军,不过自己更看好凉州军。至于说其他的什么刘备的汉军、孙策的江东军,那都不好使,和人家兖州军都比不了。此时彭羕早已出了函谷关西门,不过这中间也是费了不少劲,至少后面有兖州军的追赶。(WWW.mianhuatang.CC 好看的小说碰上一个骑马的,以为是大人物,所以彭羕遭老罪了,不过那些士卒头脑自然和他比不上,而且他还骑着马。所以没
 
    多久,就甩开了追击的兖州军士卒,而他虽说没看见吴懿他们,不过却也清楚,如今应该是火速赶往长安为上。估计吴懿他们也离开这儿,去长安了。至于说去弘农太守杨任,这事儿彭羕绝对吴懿他们做不出来。要是马汉一个人的话,他倒是有可能,不过他跟着吴懿和黄权,这两人是自己主公亲自任命驻守在函谷关的,和杨任说起来也没有太大的关系,而且他
 
    们和杨任也不是很熟,没太深的交往,因此,彭羕觉得他们会去长安,而不是去弘农城。也只有马汉那个身份,毕竟他是驻守在宜阳的主将,那地方归弘农管辖,他可能去那儿。不过因为吴懿黄权他们的关系,最后马汉就算是再想去弘农城,也只能跟着两人去长安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而且彭羕也并不认为马汉就一定会那么想去弘农,毕竟他和杨任也不熟,反而是和黄权吴懿相熟,因此,这往哪儿走,其实很简单。所以彭羕自然是直接奔赴长安,弘农是一点儿都没有考虑,他就算不管吴懿他们,他也和杨任没什么交往,因此,他不可能去弘农城的。
 
    哪怕他和杨任都同属益州一系的人,但是说实话,就因为彼此没有什么关系,因此,确实,彭羕绝对不会去弘农城。而且说起来,不管是吴懿、黄权,还是马汉,他们哪个不是益州一系的人呢,但是同属益州一系的杨任,实在是彼此没有什么交往,因此……说实在的,吴懿黄权马汉彭羕,还有严颜雷铜李恢等等,他们这些人,是真正的益州一系的人马,而且彼此
 
    还比较熟。至于说杨任阎圃王平他们这些个,虽说也可以说是益州一系的人,可终究和严颜他们不同,他们其实才算是一起的。而陆逊呢,他更是外来的,不过也算是益州一系的人。
 
   
 
    彭羕奔向了长安,其实就和他所想一样儿,吴懿黄权还有马汉他们,确实也是带着残兵去了长安。马汉倒也不是没想过去弘农城,可是他看两人那意思,没有这个意向,所以他也没多说,只好是跟着两人行事。至少马汉虽说脑袋里没什么谋略,可他也不傻,至少跟着这二位走,就一定没错。至于说杨任那儿,别说他们了,就是自己是宜阳的主将,也没见过其人
 
    几次,不是其人不容易见,实在是自己和他没什么接触。自然就谈不上什么交情。是,自己兵败去了他那儿,怎么说都是同僚,他肯定不会多说什么,但是……反正对于马汉来说,既然吴懿和黄权都不准和杨任打什么交道。那么自己自然也就算了。并且马汉心里知道自己的情况,自己可是私自带兵去的函谷关,虽说也写信通知了自己主公,而且自己主公也没说,
 
    可马汉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弘农城的话,杨任会如何对待自己。毕竟作为弘农的太守,除了自己手中有自己主公的调令,要不然的话,没有太守的命令。自己是不可以私自动兵的。所
 
   
 
    以自己最后还是先斩后奏,不过自己最后告知的是自己主公,和他弘农太守杨任没有什么关系,这个就不知道他会如何想法了。毕竟他杨任好歹是弘农太守,自己当初确实是忘了,应该和他说一声好了,自己先斩后奏,直接告诉了自己主公。和他杨任一个字没说,不管他杨任胸襟开阔也好。是狭隘也罢,自己本来和他就不熟,然后又整出来了这么个事儿,马汉
 
    倒是不怕什么,毕竟自己主公都没多说,只说等战事结束之后再说。但是这县官不如现管啊。他杨任作为弘农太守要是想处罚自己,自己这么个小城主将,根本就不够看的。自己官职比不上人家,也未必就比人家更受自己主公的看重,真要说起来杨任可比自己在凉州军的资历老。这个是没说的。所以马汉也知道,所谓是“多一事不如少一事”,如果自己不如弘
 
    农,基本上就没有这样儿的事儿,去的话,估计真要出问题。他杨任可能是不会去说吴懿他们,但是自己呢,逃不了啊。因此,马汉最后确实是打定了主意,跟着吴懿他们去长安,如此的话,等自己主公回来,自己直接面对他,和他杨任没什么关系。难道说自己跑去长安,
 
   
 
    他杨任还能跟着来?那怎么可能?所以马汉便跟着吴懿黄权带兵去了长安,这一路上,虽说没有经过弘农城,可吴懿他们几个带着残兵还是穿郡过县,经过了好几个地方。本来有地方的守将还准备留几人几日,至少尽尽地主之谊,不过看三人那样儿,都明白,这如今肯定不是招待他们的时候,所以不过就准备粮草,给了他们,要不然的话,估计要不够用了。毕
 
    竟虽说函谷关粮草充足,可临撤退的时候,吴懿他们也来不及让士卒带走,光顾着厮杀了,不过最后黄权一把火烧了函谷关的大仓,就跟着他去的士卒拿了些干粮,其他的士卒,真都没带着什么。不过还算好的就是,如今司隶大部分还是己方的地盘,因此,随便走个地方,都能被支援粮草去长安。而看到吴懿他们几个还有几千人马之后,所有人也都知道了,函谷
 
    关失守,兖州军进了函谷关了!这事儿绝对不是他们想要看到的,不过吴懿他们没守住,也没人敢说什么,哪怕并不是所有人都没意见,但是如今关丢都丢了,说其他的也没大用。
 
   
 
    吴懿他们几人终于是来到了长安,而长安的众人早就知道了函谷关的事儿,毕竟探马的速度可比他们快多了。怎么说吴懿他们就算不想经过县城,可没粮草他们也玩不转啊,所以肯定要经过,因此就耽误时日了。他们和严颜不一样儿,毕竟严颜不光是让士卒行进速度加快,而且也让士卒带了干粮撤退,并且他从雒阳到函谷关而已,并不是特别远,但是从函谷关到
 
    长安的话,那可真是远多了,是雒阳到函谷关路途的好几倍,所以严颜他带着几千人没什么事儿,可是吴懿他们不行啊。因此,这道儿也远,这动静也不小,当然了,因为都是凉州军的地盘,所以确实,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都知道吴懿他们几个是尽力了,确实是这样儿。
 
    吴懿三人让士卒距离长安城五里外驻扎,这近了肯定不行,知道的是明白,你带着残兵退过来的,可不知道的,还以为你要反叛呢,所以这不肯距离太近安营,这五里已经就算是不远了。然后吴懿他们三个,加上几十士卒,来到了长安城门口,陆逊他们早已是等候多时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以陆逊的身份和吴懿他们的身份来对比,吴懿三人也没立大功,当然不会当得陆逊如此举城来迎接。所以陆逊不可能那样儿,不过就是找几个没什么事儿的人,然后带着士卒在城门口这儿等着而已。毕竟吴懿三人,真还是有功的,如果说不是他们几个拼死守着函谷关的话,估计这个时候曹操早就已经带兖州军兵临长安城下了。可不是吗,这绝对不是什么不可能的
 
    事儿,如果说真没有他们几个的话,这不就是很可能发生的吗。而陆逊作为自己主公留守在长安,乃至于整个司隶的这么一个主将,他自然是统筹全局,所以吴懿带着败兵退回,他不管是出于礼貌还是其他,还是应该带着人来相迎的。要是出城几里路,那显然不可能,不过陆逊如此作派,其实就已经算是不错了。至少他这个样儿是做出来了,所有人也都看到了。
 
    众人见面,下了战马,吴懿他们也好,是陆逊众人也罢,都已经下来了。见面后,陆逊赶紧是请吴懿几人进城。(未完待续。)
 
 
    这是刘备这还在挣扎在江陵的人,最看到的,也自然是孙策要的。;g.com那样儿的话,捡便宜的只能是他们,所以马超和曹操其实都清楚,对方都不会如此做。而马超更加清楚的是,曹操估计再占个弘农也就差不多了,至于说兵困长安,这事儿他还不一定做得出来。不是曹操不,而是他知道,自己不能。如果真围困的话,马超认为曹操能象征性地进攻几日,最
 
    多十日,没有什么建树,他们兖州军便会撤军。毕竟这不是他们兖州军和自己的决战,他曹孟德也没有什么义务去帮助刘备,他所所为,无非就是为了自己,为了他们兖州军的利益,如此而已。不光是他,就连孙策,不也是这样儿吗。而在听了自己主公说完后,郭嘉还是第一个说道:“主公,虽说信中并未表明有何证据就证明兖州军是发现了其他通往函谷关
 
    的路径,不过从吴懿将军,还有伯言信中,都有写到,嘉也认为,此事看来兖州军就是如此,才会进入到函谷关内!”郭嘉首先是认定了就是兖州军找到了其他的路,要不然不会这——
 
    样儿,所以郭嘉自然是赞同吴懿他们三个还有陆逊的法的。说起来吴懿和马汉,他们领兵战倒是可以,不过头脑谋略上。这就不如黄权了,而他们三个捆一块儿那头脑也不一定比得上陆逊就是了。所以四个人当中,郭嘉自然是最看重陆逊。哪怕他没在函谷关,然后就是黄权,最后才是吴懿,至于说马汉,基本上就是被郭嘉给无视了。虽说不至于记不住其
 
    人,但是确实,在郭嘉这儿来说,他这没什么存在感。他根本就没法和吴懿、黄权他们相比,至于说陆逊。那就更不要比了。如果当初不是因为一封书信,郭嘉差点儿把马汉这个人给忘了,说起来他确实是很久没有见到过其人了,虽说不至于忘却,不过真是,郭嘉基本上是不会起他来的。毕竟己方可以说得上是人才济济,挤得都不行了,马汉那也就比三流强
 
    点儿的本事,确实不会被郭嘉看在眼里。放在心上。只有吴懿、黄权那样儿的,他才会多关注一下,而陆逊那样儿的人才,才是他需要去注意的。因为己方需要如此人才,自己主公——
 
    更加需要。是啊,这打天下。要依靠很多东西,就算你钱粮再多。可没有人才,依旧是玩不转。毕竟你不能指望着那些大头兵去做这个做那个。他们就知道在战场上厮杀而已,再多的东西,他们也不懂了。所以没有人才,那么最终只能是走向灭亡,这不管是己方还是曹孟德兖州军,孙伯符江东军,包括刘玄德汉军,哪一方没有人才?不过就是多少的问题而已。
 
    马超此时听着郭嘉所说,他是不住点头,其实他何尝不是如此法呢。本来就是,别人也许是没经历过,可自己却经历过这样儿的事儿,不过不是如今的函谷关,是当初的弾汗山。多了不用说了,这天时地利人和,他兖州军都占了,那么己方别说是一个函谷关了,就算是再多一百个,也玩不转啊。此时马超是
    会在函谷关的西门多驻守些人马,几十人不可能,至少得一千,这是最少的。不过吴懿他们为了把人都集中对付兖州军每日的强攻上,这留守在西边儿的人马就几十,自己感觉像笑话似的,可这确实是出了。要说一个人大意了,这他娘的是四个人都大意了,这都这么样儿了,那函谷关还能不被兖州军给夺去?不过人家演义都大意失荆州,这自己丢了一个小函谷
 
    关,还真是没什么大不了的,马超是如此着,要说他也只能是这么来安慰自己了。是,函谷关肯定不能和荆州相比,但是整个荆州只有一部分是他的,而函谷关整个可都是凉州军——
 
    的啊!之后众人又说了函谷关战事,到最后马超把手一挥,“各位,都回吧,今日就先到这儿了,之后还得继续进攻江陵,有劳诸位了!”众人闻言,是赶紧应诺道:“诺!谨遵主公之令”然后众人是陆续告辞,出了大帐。马超对于函谷关的丢失,和众人倒是没有太多说的,不过这心里确实是心疼啊。这当初雒阳丢了。他也没这样儿,毕竟在马超看来。雒阳丢了就
 
    丢了,己方还能再夺回来。可这函谷关,不是说就夺不回来了,可实在是,不容易啊。雒阳是一个坚城不错,而函谷关那可是真正的雄关,哪怕就是雒阳也未必就比得上函谷关这天下雄关。至少马超心里清楚,吴懿他们在函谷关能坚守这么久,很大程度上也都归功于函谷关本身,要是在雒阳城的话。那可未必就像函谷关。如果换成是霍峻这样儿的人守御函谷关
 
    的话,马超相信,就算是自己亲自带兵攻关,也不会攻下来的。这一个江陵,自己如今都无奈呢,所以就更别说是函谷关了。天底下雄关屈指可数,而函谷关可就是其中数一数二的——
 
    刘备这边儿消息不通,这也算是马超有意为之,他知道。那些消息可不能传到江陵,要不然对他们汉军是有利,可对己方却没什么好处。所以刘备在江陵城内,他却也不知道其他地方的战事。反正根据他所。这如今曹操兖州军和孙策的江东军,应该是扩大地盘了吧,毕竟他们对付马超一个凉州军。怎么说也比自己强啊。自己是单个对付他们,他们好歹是两方
 
    人马呢。而就在刘备着的时候。江陵城是再次迎来了凉州军的激烈进攻。每次进攻都是被霍峻给逼退,这也确实是让凉州军士卒每日的士气都在减少。马超看在眼里,却是没有办法。实在是霍峻太强,这靠着江陵城让己方是不得寸进啊。如果不是这样儿的话,那就好了。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